网上药店
您现在的位置: 狼图腾 >> 狼图腾电影 >> 正文 >> 正文

董卿谈父亲落泪在教育路上,不要指望孩子自

来源:狼图腾 时间:2020/2/22

看书海小说连载书库最近更新排行榜单我的书架

搜小说

搜索

首页历史军事嫡女重生TXT下载嫡女重生[NO:]上一页

返回目录

下一页

加入书签

推荐本书

章节目录第一章宁为玉碎

小说:嫡女重生作者:顾婉音下载:嫡女重生ZIP下载嫡女重生TXT全文下载

{}

()

花轿颤巍巍的从顾家出发了,一路吹吹打打,喜庆热闹自是不必说。(,,请使用。{}!

今天,是顾家嫡女顾婉音出嫁的好日子。顾婉音坐在轿子里,也人不住微微的翘起了嘴角。她倒是没有出嫁女对家对亲人的不舍,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。

嫁妆比妹妹少一点不打紧,仓促了一些也不打紧。最重要的是,她以后不用再活在继母的压迫下。新的生活,就要开始。

早就听喜嬷嬷说,对方也是世家大族,那公子也是极好的。性子很好,人也谦和,很好相处。虽然学问上不怎样,但是凭着祖上的名气和家底,日子总不会差。

但是喜嬷嬷最终没法子说清楚新郎官长得如何摸样,所以,还是让人忍不住去想。

只是,顾婉音心里仍然有一丝淡淡的失落和委屈。其实,最初和她定亲的,并不是这一家。而是洛阳那边一个世家大族。那是她已故母亲死前替她定下的。

若不是继母说洛阳离京城太远,而且这家家世也比那家好,她也许今天要去的就是洛阳了吧?其实她心里明白,这些都是借口。让她答应换婚的借口。

是的,换婚。继母将她和妹妹的婚事换了。她当初定的,成了妹妹的。而妹妹的这一桩亲,成了她的。呵呵,多么可笑?她不是不知道,其实洛阳那一家更好。但是她抗争不了,改变不了。

但是,这也是继母最后一次摆布她了吧?

顾婉音一路胡思乱想,倒是冲淡了不少的紧张和无措。

虽说都是住在京城,可是从顾家到新郎家,还是有好一段的路程。

顾婉音坐在轿子里,听着外头喜乐喧天,心头也忍不住生出一丝欢喜来。

好不容易花轿停下了,鞭炮声也响起来。到了。

顾婉音心里明白,接下来就是新郎官踢轿门,然后接自己进门。于是,心里忍不住微微紧张起来。新郎他,会是如何一个人?

这个念头刚冒出来,就听见外头一阵欢喜的叫嚷:“娘子,娘子,快出来!”

顾婉音一愣——怎么回事?这声音,听着就知道是个成年男子,可是这语气——

正在纳闷的时候,轿帘已经被掀起了,随后顾婉音就感觉自己的手被猛的抓住往外拉扯,力道之大,直让她一个趔趄,险些撞在轿门上。

顾婉音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只来得及从盖头当下那一方天地中看见新郎脚下的一双鞋子,就已经被喜娘从旁边握住手,喜娘的声音传来:“新郎官莫急,新娘子又不会跑。(,)”

周围围观的人很多,许多宾客也拥挤在大门口一起观看。她只得抿抿唇,低垂了双眸,端庄轻柔的任由喜娘搀扶跨进了大门。{}

但是心里还是有了一丝惊愕——刚才喜娘的语气,倒不像是对年轻公子说的话,反而像是......哄小朋友。

忍不住的,顾婉音心里生出一丝迟疑来。这门亲事,真的有继母说的那样好?还是.......

然而容不得她多想,就听见继母特地派来的嬷嬷压低了声音:“二小姐可莫要耍什么花招,既然已经抬出了顾家大门,就不再是顾家的小姐了。为了二小姐日后的日子,小姐想做什么之前,可要掂量掂量。”

顾婉音一颤——这是在威胁她?那么......

目光轻移,落在前面蹦蹦跳跳走路的新郎官身上,她的心陡然沉了下去。

就连脚下的步子,亦是沉重了起来。她觉得,这一次,自己似乎真的做错了。不该答应换婚的事情。

该怎么办?顾婉音在心里问自己。但是心里却只是一片茫然。习惯了被摆布的她,早已经不知道怎么反抗了。

就在茫然间,她已经被押着跪在了大堂中央。旁边就是新郎官。

“一拜天地——”喜娘拉长了声音喊。声音庄重又不失喜庆。

旁边的新郎官一磕到底,顾婉音听见重重的一声闷响。她都忍不住觉得额头一阵疼。

可是紧接着,就是新郎官喊疼的声音:“呜呜呜,好疼,好疼,娘,吹吹。”虽然人已经长得这样大了,可是那语气和哭腔,分明就是垂髫稚子才会用的。

顾婉音的心又是一颤,浑身都冰凉了起来。

“小姐,拜。”嬷嬷压低了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。

然顾婉音仿佛没听见一样,脸上的表情都木愣愣的没有了神采。

端坐在堂上的新郎父母四道目光宛如实质一样落在她身上,明显带着不悦。见她仍是没反应,只好又看向旁边的嬷嬷。

嬷嬷皱起眉头,一咬牙也顾不得什么规矩礼仪了,只想快点完成自己的任务,于是上前按住了顾婉音,狠狠的将她的头摁了下去。

虽然有些不雅观,可是也算是礼成了。于是喜娘又高喊:“二拜高堂——”

顾婉音仍是被嬷嬷将头按下去。

“夫妻对拜——”

眼看着就要礼成,可是忽然新郎却突然嚎哭起来——“娘,娘,我尿裤子了,快让娘子给我换裤子——”

顾婉音的目光垂在地上,眼看着一滩水印从新郎身下蔓延开来......而新郎的手,也抓住了她,哭闹的同时将她扯得左摇右晃,满头的璎珞珠串顿时也摇晃起来,甚至有太重的直接跌落在地上。就连盖头,也被晃得掉了下来。

一切的一切,都是那样让人反应不过来。

此起彼伏的吸气声顿时响起,也有低声的带着嘲讽的窃笑。

顾婉音颤抖起来——这个新郎,到底......只抬头扫了一眼,她就彻底震惊了——痛哭流涕,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形容词了。

新郎官此时眼泪鼻涕糊了一脸,甚至口水都流了出来。那傻乎乎的样子,无一不在说明一个事实。

“好了好了,乖儿子,莫哭莫哭。娘这就让丫头给你换。这就让丫头给你换。”新郎的母亲很快反应过来,上前拉住新郎,不让他再拉扯顾婉音。语气犹如哄幼儿。

但是新郎很执拗的不肯罢休:“不,不,我要娘子给我换。娘不是说娶了娘子,娘子会给我换吗?”

新郎母亲仍是那副语气:“乖儿子,以后让娘子换,娘子才来还不知道怎么换,以后让她学会了再给你换。”

一番诱哄下来,新郎终于善罢甘休,乖乖的让丫头带了下去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所有人的目光才从新郎官身上,转移到顾婉音的身上。

此时顾婉音已经不复方才的娇艳精美,反而有些狼狈,满头珠翠散乱,一张脸上呆呆的什么表情也没有,木愣愣的跪坐在地上,双眼无神而空洞。

有人低低的笑起来:“这新娘子也像是个傻子。”

顿时又有人附和,不怀好意的笑道:“呆子娶傻子,不是正好。”

这句话仿佛惊雷一般落在了顾婉音的耳朵里——

她再也忍不住笑意,“哈哈”的笑出声来,声音越来越大:“是啊,我是傻子!我顾婉音真是傻子!”

若不是傻子,怎么会纵然知道这桩亲事并不像是继母口中那般完美,却仍然为了摆脱继母的控制和压迫,就答应了换婚的事情!然后来这里,嫁给一个傻子!哈哈哈,她真是一个傻子,全天底下最傻的傻子!这天底下,在没有比她更傻的人了!

顾婉音缓缓爬起来,笑声不停,只是笑声越来越苍凉,越来越悲怆,到最后,倒像是嚎哭一般,让人的心一阵阵发紧。

没有人出声,但是所有人都看着顾婉音,心中只一个念头——这个新娘子,疯了!

一时间,竟然没有任何没有任何人敢上来拉住顾婉音。倒是顾婉音继母派来的嬷嬷,虽然不想开口,可想着自己来的时候主子的吩咐,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拉住了顾婉音,压低声音,“二小姐,好歹想想夫人是如何吩咐的。”夫人就是指顾婉音的继母。

言下之意,就是用威胁。

顾婉音的笑声戛然而止,冷冷的看了一眼嬷嬷,轻轻吐出两个字:“放手!”

都这个时候了,那个继母,竟然还想要摆布她吗?摆布了她一辈子,将她送到这个地方来给傻子做娘子,还不够吗?真觉得她顾婉音是傻子吗?

那个嬷嬷只觉得浑身一冷,不由自主的就放了手。心中却是惊骇起来——这个顾家嫡女,几时这般强势,这般逼人了?

顾婉音低头看着一身正红的喜服,又忍不住笑了——不曾想,辛辛苦苦做的嫁衣,承载了她所有希望的嫁衣,竟然是在这样情况下穿在了身上。

真真讽刺!

顾婉音仰天大笑,泪流满面,大声质问:“顾婉音,你的顺从到底换来什么?”

突然又扭头看向嬷嬷,目光刀子一样尖锐:“顾家嫡女也是你们这样作践的?她也不怕天打雷劈!”

这清冷的质问声,仿若一道惊雷,狠狠的砸在了喜堂上。尤其是那嬷嬷,冷汗都冒出来了。谁也没想到,好好一桩亲事,最后竟然会变成这样!

顾婉音又笑了一阵,肚子都笑疼了,却还是止不住。她后悔了,可是却已经不能回头。抬出来的花轿,断没有再回去的。顾家,她回不去了。

但是,要她真的和这个傻子生活一辈子,那是断断不可能的!从一个牢笼,跳到另一个更可怕的深渊,这样的生活,有什么意义?

以前她的所有希望,就是成亲之后不用再受摆布。可是现在,她连最后一点光亮都被掐灭了。生活像是一片黑暗,在没有了希望......

又扫一眼喜堂众人,顾婉音心中存了死志。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她顾婉音,再不要被继母摆布!她偏要让人明白,顾家嫡女婉音,不是任人揉捏的面团,她也有骨气!纵然当初的软弱的是她,可是如今,她不要再软弱!

继母不是想要她乖乖的不要丢脸么,可是她偏不!顾家嫡女要是真的嫁给了一个傻子,那才是丢脸!

她是顾家嫡女。从不该被这样摆布。就算是牺牲,也该为顾家牺牲。而不是继母。只要她愿意反抗,继母又如何能摆布她?就比如今日,倘若她豁出去了,继母又能如何?

只可惜,她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。倘若能早些明白,或许她就不是今日光景了吧?还好,她还是在最后关头想明白了。

她,顾家嫡女婉音,再不受人摆布。纵然死,也清清白白的死,不容玷污。

顾婉音就这么含着一抹笑,在众人惊慌的目光中,狠狠一头撞在了柱子上。

然后,她再听不见喧嚣和嘲讽,只看见眼前一片红色。她感觉不到疼,只觉得累,于是缓缓的闭上双眼......

可嘴角笑容却是止不住:顾婉音,以后你终于摆脱了那个如跗骨之蛆的继母了。顾婉音,你终于也替自己做主了一回。

()

扫描   “快过来,快过来,就差你们几个了。”老师大声的喊着。“咔嚓”一声下来,所有同学都围了过去,只见那照片上只有光秃秃的64个人影,所有同学都齐刷刷的看向老师,只见老师红着脸,很不好意思的说:“失误,失误,再来一次。”“咔嚓”一声下来,老师的身旁再一次围满了同学,我努力的挤进去,凑到老师的身旁。只见这次照片上不再是光秃秃的64个人,而加入了一望无际的蓝天、洁白的云朵、高大的教学楼、笔直的大树、美丽的花园、起跳的双脚、一个个如花似的笑脸还有令我们骄傲的毕业证书。   看着这张完美的照片,老师立刻得意的说:“怎么样,我的技术多么高超呀!”同学们立刻爆发出了开心得笑声,而我却离开了这充满欢笑的人群,独自走向了那座我学习了六年的教室。我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是啊,多么幽默的老师,多么美丽的花园、教学楼。但即使我再留恋又有什么用呢?我还是要离开的啊!再见了教学楼,再见了花园,再见了我熟悉的一切,唉!”   进了教室,我慢慢地走着,我轻轻的抚摸着那一张张熟悉的课桌,看着墙上那一张张充满回忆的照片,我默默地趴在桌子上哭泣了。我任由泪水浸湿衣袖,直到他们归来。   我们相互拥抱着,相互交换着不同的礼物;相互安慰着对方,说着不同的话语。我清楚地记得有位同学从另一个人同学那里跑来,眼泪不停的流下来,她不停的用手抹去。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,当我再次看清时,她已站在我的面前,我们俩面对面,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的滴到水泥地上,溅起了小小的水珠。她对我说:“我们当初说要一直一直在一起,可能不能实现了,但我们一起许下的心愿,我希望你不要忘记它,更不要忘记我。大雪不久就要来临,很快就会覆盖那条我们曾经走过无数次的路,但我知道你的话、你的记忆、你的心不会被那场雪给冰封住。我祝福你哦!”   我们一起唱着《时间煮雨》,仔细看着那一句句歌词,当歌词滚动到“那一年盛夏,心愿需的无限大,我们手拉手也成舟,划过悲伤河流”时,我的眼泪再一次划过我的脸颊,这一颗颗大如珍珠却透明的泪珠,见证了我们最美好的日子。   是的,我们毕业了,我们即将分离,迈入不一样的学校,接受更多的知识。我们当初说过不分离,要一直一直在一起,可能只是童言无忌,即使有蓝天、白云、大树、小鸟做见证人,也只是心愿。   回想那年盛夏,我们有过哭泣;有过欢笑;有过分离;有过重聚。但是我们留给彼此的印记是大雪永远无法抹去的痕迹。

叮铃铃—

去内蒙以前,我以为内蒙人是住在蒙古包。出行,使的是马,就像《狼图腾》里面那样,满眼是辽阔和荒凉。只有草才是属于不孤零的,一个紧挨着一个。在坐上前往内蒙的火车将近二十个小时候后,我们真正的看见了草原。

  我们到是内蒙古的一个“小镇”,之所以加上引号,是因为在内蒙好像是用“旗”做划分的,就比如我们去的地方叫做“四子王旗”。去内蒙古的车程实际上是很累的,从呼和浩特下车后,我们一群支教的同学们就被安排到了一辆早就准备好的中巴车上,中巴车不是很大,但勉强还是装下了我们包括行李之内的十五个人。从呼和浩特站到乌兰察布的车程还是很远的,再加上这期间内蒙特有的减速带,中巴车晃着晃着,便把这一车人都晃睡着了。等我们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近黑,我们也已经到了四子王旗,迎面而来的是四子王旗一中,一行同学们都很诧异,本是信心满满地顿时充满了压力。谁又能保证自己教的有多好?毕竟这是一群高中生。你怎样在高中生中站稳脚跟就是一件很值得商忖的事。然而,不久,我们又被眼前的景色所疑惑,这面前的一切,是想象中的样子吗?完全不是,它的周围不见一点草原,就像江苏的某些乡村小镇一样。人们不穿摔跤服,出行不用马,住的不是蒙古包。

  乌兰察布,我总是喜欢把她挂在嘴上,一遍又一遍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。同行的同学说我矫情。却是觉得这个名字甚是好听,就像夜里听见夜莺的鸣叫,不知道是哪个人取了这样一个好听的名字。

  幼安号梦生,张梦生年9月17日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从内蒙回来,一个多月了,我的笔下至今还没有留下什么关于内蒙的一点点回忆。总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仿佛是缺了点什么,但总觉得是不怎么好的。想来,就着这个时间写点东西。谁还知道,我还能写多少东西呢?

  火车的行驶仿佛是有迹可寻的。一路,从满眼的高楼大厦,到鳞次栉比的居民楼,再到高耸奇骏的山、宽广的湖、平原,最后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。从关内到关外。一切新奇的事物,一次次地冲击着我们的心灵。窗外,高山大湖:不断洗刷着我们城市的污垢。

  晚上,出行,游览风光,熟悉环境。购置生活用品。

  莫不是圣贤诗书饱读,莫不是管弦乐器饱览?

—”上课铃

不一会儿,老师又回来了,鼻子上贴了个创口贴。同学们一看就在下面窃窃私语:

  “真滑稽,有点像个小丑演员。”

  “这么快就回来了,伤得不太重吧!”

  “这真是‘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’啊!”

  ……

  看着老师这个样子,还坚持来给我们上课,我心想:这真是“轻伤不下火线”啊!不由得一种敬佩与同情之情油然而生。

  “叮铃铃——”放学铃声响了,老师没有让我们放学的意思,只见他眉头紧皱,创口贴外面隐约露出一丝红色。老师轻轻地说了句:“今天晚一点下课,把刚刚耽误的时间补回来,请同学们把书本翻到……”

  这时,刚刚笑得最大声的几个同学也开始认认真真地听课了,我仿佛看见了他们的脸上露出了羞愧的神色……

声响了,这是最后一节课,全班同学都安静地在位上坐着,等待着老师来上课。

  “嘎吱——”门开了,老师急匆匆地朝教室走来,突然“啪”的一声,脚下一滑,摔了一跤。老师慢慢抬起头来,鼻子上全是鲜血。顿时,班上像炸开了锅,有的同学笑得用拳头直打桌子,还有的笑得四脚朝天,但有些关心老师的同学则是一个箭步地冲上去,扶起老师,送去校医室。可是,有些调皮捣蛋的同学则在幸灾乐祸地说:“这下好了,不用上课,没有作业了。”而平时非常胆小的我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在想:老师以前从来不摔跤的呀?怎么今天突然摔跤了?是地上太滑还是生病了呀?可能是天天备课、改作业太辛苦了吧!希望老师以后要多保重身体啊!

部分图文来自网络

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/更多精彩,识别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白疯颠的早期图片
小孩白癜风治疗方案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jierjiesisitan.com/lttdy/43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