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药店
您现在的位置: 狼图腾 >> 狼图腾电影 >> 正文 >> 正文

孙和平燧之光三

来源:狼图腾 时间:2021/7/12
\有诗有梦有远方!

以诗歌的名义

与您相约到老

孙和平

孙和平,字逸,年生。当过农民、医生、故事员、教师,主要作品有《燧之光一宁绍风土人物集》《燃烧吧浙东星火》等。

燧之光(三)

(原创)体裁|电视剧本作者

孙和平

燧之光(三)

文\孙和平

驿道救孝女

天清气爽,阳光明媚,山岭重重叠叠,山色青翠欲滴。

南昌城外驿道。驿道在山脚旁向远方蜿蜒伸展,密密的树丛中不时地传出一声声清脆婉转的鸟鸣。

一匹枣红马疾驰而来,马背上是一位穿着白色麻布孝服的二十岁上下的姑娘。

山脚树丛中,猛地闪出八个黑衣蒙面人。“来了,快,拉起来!”随着急促的喊声,一条粗粗的绳子猛地拉了起来,拦住了驿道。

飞奔的马被绊倒,姑娘翻身倒地。

黑衣蒙面人迅速围了上来,领头的提一条黑森森的铁棍,其余的每人手中握一把寒光闪烁的大刀。

姑娘翻身一滚,跃起身来,“嗖”地一下拔剑出鞘。

“王爷有令,不要活的!”领头的一声令下,黑衣蒙面人一拥而上,四面围住姑娘,走马灯一般地与姑娘混战着。

姑娘抖擞精神,娴熟地施展出上乘轻功。她左右腾挪,上下翻飞,纵跳似飞猱,搏击若猛鸷,手中那把在阳光下烨烨闪着寒光的剑灵活自如地伸缩,翻转,挑拨,点刺,虚虚实实,飘飘忽忽,如银鳞浮跃,似蛟龙戏水,一次次把黑衣蒙面人逼得手忙脚乱。领头的黑衣蒙面人一声唿哨,纵身跃入混战的圈子,手中的铁棍缠着姑娘的身子上下左右翻飞盘旋,发出“呼呼”的风声,一阵紧过一阵。

姑娘渐渐处于下风,险情迭现。

孙燧三人骑马出现在驿道上,见此情景,策马飞奔而来。

“何方歹徒,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打劫!”随着孙燧一声大喊,覃剑纵身从马背跃下,抽出双剑旋风般地扑向黑衣蒙面人。

孙燧:“孙安,还愣着干什么?”

孙安略一迟疑,纵身一跃,舞动铁棍冲进混战的圈子。

孙燧:“老夫手痒难耐,也来凑凑热闹。”纵身跃下马背,挥剑加入混战。

覃剑:“孙安,保护大人。”

孙燧:“不用,覃将军,擒贼先擒王。”

覃剑:“卑职明白。”手上的两道白光绕着领头的黑衣蒙面人上下左右地指指点点,闪闪烁烁。

领头的黑衣蒙面人被覃剑逼得手忙脚乱,一步步后退。

其余的黑衣蒙面人也被三人打得惊慌失措,尖叫连声。

覃剑猛地纵身一跳,逼近对手。他用左手的剑“唰”地一下挑开铁棍,身子凌空跃起,右手的剑乘势突进。对手遮拦不及,急忙转身。“哎哟”一声,一只耳朵已被削去,鲜血飞溅。

“嘘!”领头的一声口哨,黑衣蒙面人急忙转身逃跑。

姑娘“唰”地从腰间抽出一支手指般粗细的飞镖,随手朝黑衣蒙面人甩出。飞镖挟着劲风飞向最后一个黑衣蒙面人,“嗖”地一下射中他的右腿膝弯。

黑衣蒙面人右膝一弯,“扑”地跪在了地上。

覃剑纵身跳到黑衣蒙面人面前,右手的剑一伸,抵住他的胸口:“何方歹徒,说出来饶你不死。”黑衣蒙面人看看已经逃远的同伙,迟疑了一下,双手猛地抓住剑身,插进自己的胸口。一声惨叫,鲜血飞溅,黑衣蒙面人“噗”地一下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。

覃剑一愣:“他娘的,原来是个不要命的。”惋惜地摇摇头。

姑娘走到孙燧面前,双腿“扑通”跪下,连磕三个响头:“小女子谢孙伯父救命之恩。”

“姑娘请起,快快请起!”孙燧双手扶起姑娘,一脸迷惑,“姑娘何以知道老夫姓氏?”

姑娘“噗嗤”一笑:“小女子一看便知。”

孙燧:“姑娘一看便知?”

孙安:“老爷,您的头……”

孙燧哈哈大笑:“噢,对,对,孙大头。”又有些迷惑地,“哎,姑娘又何以称老夫为伯父?”

姑娘眼圈一下子红了,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涌动,哽哽咽咽:“小女子叫王凌翔,家父是右佥都御使王哲。他老人家被宁王朱宸濠下毒谋害。临终之际,他对小女子讲了孙伯父,并让小女子到都察院找孙伯父,请伯父向朝廷检举宁王的反叛罪行。可当小女子赶到京都时,伯父已动身来江西。小女子急急赶来江西,昼夜兼程才在此处遇上伯父。”

孙燧:“噢,姑娘原来是王年兄的千金。曾听王年兄说起过,实在想不到竟是这么一位侠女。失敬,失敬。”

王凌翔:“伯父过奖了,小女子惭愧。”

孙燧:“王年兄说宁王有反叛罪行,可有确凿证据?”

王凌翔:“宁王勾结朝庭佞臣陆完和皇帝身侧的谄媚小人钱宁、臧贤,豢养鄱阳湖匪凌十一、吴十三、闵廿四,大肆扩充王府卫队和屯田,私造刀剑弓弩和佛郎机铳,还强占民田民宅,敛聚民脂民膏,残杀不肯附逆的地方官员。这凶残的宁王连已经告老还乡的大学士费宏也肯不放过,因为他老人家曾检举过宁王,就遭到灭门之灾。要不是老人家刚好外出访友,他也在劫难逃。宁王的种种罪行,实在是闻所未闻,罄竹难书。这在江西一省,早已是家喻户晓,妇孺尽知,可那个远在北京的皇帝就是到处游乐逞勇,不闻也不问。家父不肯附逆,因此也遭到逆臣贼子的忌恨,被逆臣贼子下毒谋害。家父遇害还没过几天,我那苦命的娘经不起这沉重的打击,也撇下小女子走了……”王凌翔哽咽着,两行眼泪雨水般地顺着红扑扑的脸颊流下,流下,挂到白嫩嫩的脖子上。

孙燧:“王姑娘所言,待老夫取证后,必定奏报朝廷,还王年兄和受害官员一个公道。”

王凌翔哽哽咽咽:“小女子替家父谢伯父!”

覃剑迟疑了一下:“大人,卑职有一言,请大人千万别当耳边风。”

孙燧:“覃将军请说,老夫洗耳恭听。”

覃剑:“卑职知道大人能文善武,但大人肩负朝廷重任,下次遇到这种情况,还请大人保重。”

孙燧深情地看了覃剑一眼,点点头:“覃将军,谢谢提醒,老夫时刻谨记。”

总顾问:翟国胜海市蜃楼

主编:江南月

执行主编:书剑飘零

副主编:何建华姜军峰雷该翔

编委:冷秋牡丹邢兴亮孙和平上善若水

主播:金凤狼图腾

诗梦文学

心中有诗意,岁月何曾老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jierjiesisitan.com/lttdy/8122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